A+ A-

因為她,留守兒童“開心就笑不開心就叫”

來源:新華網   發布時間:2020-11-13 15:06:14


  9月28日,汪育紅和孩子們聊天互動。本報記者戴威攝

  “在大多數人的認識里,留守兒童都是苦兮兮的,需要被人同情??墒?,憑什么他們就低人一等?為什么他們不能享受最好的條件?我就是要改變這種觀念”

  “他們就是普普通通的孩子,他們不需要同情,他們需要的是關愛!”在她的臂彎里,孩子們長大了

  晚上10點,山城歙縣,即將入眠。

  汪育紅打亮手電,伴著搖晃的光柱,鋪開一條通往宿舍的光路。宿舍那頭,幾個調皮鬼還在打鬧,汪育紅半哄半唬,讓他們安靜下來。

  給孩子們掖好被子,巡查完二十幾間宿舍,汪育紅才卸下一天的疲憊,回到自己的宿舍休息。

  當了15年校長,這條光路,她也走了15年。

  “我們來錯了地方?”

  第一次走進這所學校,記者一度以為來錯了地方。

  這真的是一所留守兒童學校嗎?想象中低矮的房屋、破舊的桌椅去哪了?多功能活動中心、模擬法庭、千人大禮堂……這些在城市學校都不一定能見到的設施在這里配備齊全。

  心中升起無數個疑問。我們把疑問統統拋給了這所學校的創立者汪育紅。

  或許是太多次回答這樣的問題,她不假思索道,“在大多數人的認識里,留守兒童都是苦兮兮的,需要被人同情??墒?,憑什么他們就低人一等?為什么他們不能享受最好的條件?我就是要改變這種觀念。”

  一座人口不足50萬的小城,擁有這樣一所略顯“豪華”的留守兒童學校,有些不可思議。不可思議的背后,是另一個“奇跡”。

  2009年,汪育紅的身后是364名留守兒童。

  那時的留守兒童學校還是課外托管的模式,規模不足現在的五分之一。每天放學之后,孩子們從縣城的各個方向陸續聚攏到汪育紅的屋檐下。

  每天,看著孩子們讀書寫作業,為他們做幾道拿手菜,聽聽“小大人”們的成長煩惱……

  簡單的幸福,周而復始。

  直到一次,在輔導一個三年級的孩子寫作業時,她終于意識到,這樣的陪伴對孩子來說遠遠不夠。

  “他寫作文,遲遲不落筆,我問他為什么不寫,他說題目是《快樂的課外生活》,他不知道怎么寫。每天一放學就要應付寫不完的作業,哪有什么快樂的課外生活呀?”這個問題,她一時無法回答。

  為了讓他們擁有“快樂的課外生活”,也為了讓更多孩子享受到更好的教育,汪育紅“瘋”了一回。

  她要建一所規模更大的全日制寄宿學校。

  “之前我想彌補孩子們家庭的缺失,給他們更多關愛,后來我想做得更多,我要給他們創造最好的條件。”汪育紅說。

  建新學校,辦學資質、用地資格、資金壓力……有多大的雄心壯志,就有多少阻力難題。“很多人勸我放棄,投入這么高,風險太大,失敗了怎么辦?最難的時候,我也想過放棄,但我不能把孩子們丟了呀,孩子們喜歡我,家長們也信任我,這時候只能往前,我已經沒有退路。”沒了退路的汪育紅,突然很勇敢。

  一個人在縣城里奔走許久,失敗了無數次后,她終于看到了希望。一位工廠主聽說了她的故事,主動為她貸款擔保;教育局通過了她的辦學申請;幾經波折,15畝教學用地終于拿下……好消息接踵而至。

  “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啊。”每每想起那時,她都會念上這么一句。

  2013年,在眾人的托舉下,一座嶄新的學校在歙縣古城不遠處拔地而起。剪彩那天,汪育紅甚至有些恍惚,不太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  “如果我有十塊錢,我愿意拿出九塊用在孩子們身上。”談起自己的學校,汪育紅一臉自豪。

  她沒有說謊。

  教學樓里,孩子們可以跟非遺傳承人學習竹編,或者在美術室里畫一張家鄉的風景畫,或者在排練廳里拉上小伙伴跳一支舞。

  操場上,少年們跑得飛快,腳下生風,眼里有光。

  “你的夢想是什么?”

  許多年前,在安徽歙縣溪頭鎮的一個山村學校,有位老師課后留下了一道思考題——

  “你的夢想是什么?”

  一個二年級的小女孩兒撓了撓腦袋,想了好久,才在練習冊上一筆一畫地寫上,“當一名老師”。

  18歲時,汪育紅把這個夢想變成了現實。

  1999年,從師專畢業的她,進入了歙縣黃村鄉石門小學任教。

  短發、穿碎花連衣裙,瘦削的她和孩子們混在一起,不像老師,更像姐姐。條件艱苦的山村學校里,這位姐姐總是拉起弟弟妹妹們的手,帶著他們咿咿呀呀地朗讀課文。下課之后,她又和孩子們一起,幻化成山間田野里的一股風,和笑聲一起吹進村子里的每個角落。

  那時候,快樂總是很簡單,感動亦是。

  汪育紅回憶道,當時有個孩子,每天早上上學時,都會帶上一枚家里煮的白水蛋,把它捂在胸前的口袋里,在崎嶇的山路上一路飛奔,到學校又趕忙把雞蛋塞到她手里。雞蛋握在手里,還是溫熱的。直到現在,回憶起那一枚帶著溫度的煮雞蛋,她還是有些動容。

  汪育紅說,那是最快樂的一段時光,她和孩子們一起長大。

  四年后,禁不住家人的苦苦相勸,汪育紅考入了縣城的一家銀行,捧起了“金飯碗”。“銀行工作輕松、待遇很好,但我總覺得缺了點什么。”汪育紅說。

  生活波瀾不驚,她也嫁給愛情,開始關心起柴米油鹽。一切歸于平靜。未來,仿佛已經全部裝進眼底。直到一天,她在電視里看到一則新聞,一個留守兒童因管護不周,嚴重燒傷。

  這讓她想起了自己的那些學生,她再也不敢往下想。

  汪育紅動了辭職的念頭。她想辦一所托管學校,給留守兒童們一個“家”。“我向銀行遞了三次辭職申請,一開始他們不愿意放我走,后來實在拗不過我,才勉強同意。”辭職后的一個多星期,汪育紅每天瞞著父母,上午假裝去上班,實際是在外尋找辦學場地,下午再“按點回家”。直到有一天,父母早上買完菜去銀行找她,才得知女兒已經離職。

  “那天,我照?;丶?,父母就坐在沙發上等著我,逼我去跟行長道歉。我就是不答應。”汪育紅說。

  顧不上和家人解釋,2005年8月,她帶上自己的一點積蓄,孤注一擲,開始創業。

  “說實話,一開始我們都不看好這個事。也心疼她,一個人這么拼,太辛苦了。”汪育紅的愛人江躍忠說,那時家里人甚至希望她能“知難而退”,最好還是回銀行上班,回到“正常”的生活軌跡上。

  汪育紅說,那是最艱難的一段時間。

  “教室是租的,桌椅是賒的,教課是我,燒飯是我,洗衣服還是我。”學校初創期,沒有幫手,又囊中羞澀,瘦小的汪育紅幾乎是以一己之力承擔所有。

  半年后,一個春寒料峭的早上,在租賃來的舊旅社里,20多名留守兒童終于有了一個溫暖的“家”。

 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點,回到了那所山村小學。披肩發、穿職業裝,她和孩子們在一起時,像老師,也像媽媽。

  “我這一生只做一件事,陪著我們的孩子長大。”汪育紅說。

  “他們不需要同情,他們需要的是關愛!”

  “留守兒童”,汪育紅不太喜歡這個詞。

  她說,當我們給孩子貼上“留守兒童”的標簽,很難不借助“自卑”“脆弱”“叛逆”這些詞語去描述他們,這其實是一種歧視。

  “愛的關鍵是平等,你把孩子們當成這樣的群體,用一種俯視的姿態去關心施舍他們,我覺得不合適。”談及這個話題,總是嘴角向上的她收起了笑容。

  “我們對留守兒童常常存在刻板印象,覺得這些孩子成長的環境不好,學習也肯定會受影響,心理多多少少存在一些問題。但接觸他們以后發現,他們往往更珍惜親情,也更懂得感恩。”汪育紅說。

  在汪育紅眼里,自己的孩子們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一群人,和其他同齡人沒什么不同。“他們開心就笑、不開心就叫,即使是最叛逆的孩子,心思也很簡單。”他們會在教師節給汪育紅送上自制的禮物,會用帶著露水的春筍、山間的野花堆滿她的宿舍。

  “他們就是普普通通的孩子,他們不需要同情,他們需要的是關愛!”在她的臂彎里,孩子們長大了。

  十五年,她目送著一批批學生帶著希望和從容離開。經年累月,許多孩子的名字和模樣都已模糊,但是,一個女孩兒卻是汪育紅永遠的心結。

  那是個可愛的小姑娘。家境貧寒,父母都在外務工,她多少有些內向。不少好心人伸出援手,資助她讀書。沒想到,事與愿違,這些善舉并沒有改變她的人生。她漸漸習慣被人同情,習慣了索取,甚至覺得身邊人都虧欠她。“她走了些彎路。”汪育紅喟嘆道。

  這件事對汪育紅的沖擊很大。也正是因為這個女孩兒,她開始意識到,對于孩子們來說,物質上的給予并不是全部,心理上的疏導,同樣重要。

  為此,她甚至自學了心理學。

  心理學課程內容多且專業性強,需要大量的學習時間,總在為學校事務忙碌奔波的她哪有時間呢?

  拼!

  “我每天早晨五點鐘起床,晚上十二點半睡覺,早晨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學習,晚上睡覺前的最后一件事也是學習,吃飯的時候學習,上廁所的時候也學……”

  憑著一股“狠勁”,她終于獲得了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資格證。她給自己的辦公室掛上了“育紅心理咨詢工作室”的牌子。這里,成了孩子們的安“心”之處。

  從此,總會有些哭著鼻子的孩子沖進她的辦公室。委屈地躲進她的懷抱,聽著她的輕言細語,孩子們破涕為笑,再蹦跳著出來。這樣的場景,幾乎每天都會出現。

  幾年下來,跟蹤記錄的學生心理日志已經堆滿了幾個大紙箱。“雖然很忙很累,但是,他們快樂了,我也就快樂了。”汪育紅說。

  在這里,每一個夢想都被呵護,每一種選擇都被尊重。

  “我們開設了30多個特色興趣班,還申辦了全國藝術考級點。我要求他們球類、棋類、樂器至少要會一項。”汪育紅說,她希望孩子們自己選擇的興趣愛好可以幫他們看到更寬廣的世界,讓他們的人生多一些可能。

  “我們的孩子也許不能人人都考上好的大學,但是我希望他們都能成為各行各業有用的人,都能熱愛生活、懂得感恩。”汪育紅說。

  晚上11點,山城歙縣,教育家陶行知的故鄉。月亮從云里探出身來。

  這一輪月亮,照見過陶行知的學堂,如今又照進了1500名留守兒童的“家”……(本報記者戴威、胡銳、林翔)

責任編輯:沙莎

吉林麻将边胡什么样 齐鲁风采七乐彩 腾讯棋牌长沙麻将 梭哈扑克游戏 二肖中特一九龙心水 pk10定位胆人工计划 比特币价格行情 188足球比分直播 老版三国麻将 七星彩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走势图 刮刮乐在线购买 北京赛车pk10规则 比特币现金暴跌 全民牛牛怎么下载 排列三怎样做计划 江苏福彩 辽宁快乐12预测推荐